说说茶叶这门生意

在茶叶这一行做得久了,更能看到这一行的不容易,也能看到更深层次的精彩,也能看到更污秽的东西......心情极度压抑和抑郁,掩盖了得到了后的瞬间的喜悦,结合整个社会环境,一切又都好解释了。有人说这个社会如果连医药、教育、政法都无底线了,这个社会将会变得很糟糕混乱,按住不表,我们来说什么是毫无底线的商业。底线本就是道德的准绳,如果这一点都无所靠了,那就是无底洞了!

喝茶为什么?为了身体健康,可是如果茶本身就不健康,又怎么敢谈喝出健康。曾经在某市场,看到楼下用过期的绿茶倒地上混合当年的新绿茶;看到工人在即将封箱的茉莉花茶上喷洒茉莉香的空气清新剂;看到出太阳时老板晒发霉的普洱茶,在太阳快下山时用毛刷将残留在茶饼上的霉点扫掉;看到卖铁观音的同样的一款茶用几个包装分装,卖了不同的价格,价格尽然相差十万八千里;在某茶厂看到一批茶叶做的裸饼被包装成名山头的、不同的、好几百年的、古树茶,尽然还跨了区域;更有某大集团的老板告诉我,他们才购进了怎样先进的设备,你要多少年份的茶就给你做成多少年的……这样的茶怎么敢往肚子里喝,这样的商业还存在什么道德!可另一种很大的声音告诉我:这才叫商业,这才是做茶生意。

茶叶

没去茶山之前,全凭想象,茶农的日子该有多么多么的富裕,天天数钱都数不过来。因为那么多商业店里卖的曼松、冰岛、老班章、茶王树、薄荷糖……都是死贵死贵的。事实上他们也真富了,但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。真正传统的纯收工炒茶,纯手工制作能做多少?真正做得好的传统工艺,他就需要精耕细作。精耕细作得需要时间和精力,这一季他又做得了多少?

这次去武夷山是奔着神奇的建盏去的,遍街玲琅满目的建盏另我瞠目结舌,价格从十块到上万的都不等,更有才出土的宋代文物……我走街串巷、到过大师的工作室、见过非遗传承人,见过也把玩过他们的建盏作品,也听到极其内部的故事,最后见到了兢兢业业做盏一辈子的师傅,一件纯手工拉坯、天然釉、柴烧的精品是太难太难。市场上那些漫天的柴烧精品哪里来的?话语权在大师那里,话筒在大师手上,聚光灯照着大师,光环是属于大师们的,可你了解了什么是真正的纯手工天然釉柴烧盏了麽?这一步让我彻底认清现在的状态跟我刚入门茶行业是一样的懵!

看到建盏老师傅,却想起岩茶老师的话:真正的手艺人都一身病!做岩茶,传统的岩茶得摇青,前面是手工摇,靠的是腰部力量,后几百下是机器,也得躺在机器边听茶叶摇打到滚筒壁上的声音来调整摇动的转速……做建盏烧一窑得七天,光烧制这几天得监控温度、不断添加柴火,谁能睡个安稳觉?谁敢睡个安稳觉?想到这里,仿佛看到了大漆师傅满是过敏症状的手臂,看到了传统手工炒制茶叶的师傅满手都是烫伤后的老茧子……

茶叶

茶叶这门生意要宣传、要推广,做得好了,做得人尽皆知了就需要大量的,大量的茶叶就需要大量的师傅来生产,大量的师傅生产就有参差不齐的手艺,参差不齐的手艺就会出参差不齐的茶叶,参差不齐的茶叶只能掩盖的掩盖,掩盖的最后就会演变成真真假假,到最后就习惯了掩盖。可这样还得不到满足,得节约产品的成本,目前最大的成本就是人工,于是机器就上线了。天然的东西是有限的,于是更无底线的茶叶原料造假也就出现了。这都是大需求量造成的,这个时候谁还会去理会传统的、纯手工的、天然的?反正用了、泡了、喝了也不会三步倒,谁会在这上面拧巴!

所以,是繁荣的茶叶产业掩盖了传统手艺人。坚持做传统茶叶的师傅就只有不停地历炼自己的本事,十八般武艺不闲多,会活得相当累,扛住了就活出了精彩人生。坚持我能坚持的,能走多远就多远……慕茗来只做养身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