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茶山回来后的忧虑

茶叶

我(慕茗来茶馆馆主)从云南普洱茶产地的茶山回来很多天了,一直处于极度郁闷当中。我怕是已经得抑郁症了。云南那边老班章的新闻早有所耳闻,去年的茶王32万一公斤,今年68万一公斤,还好我们茶馆是有预案的,而且跟我没多大关系,如此昂贵的,我就当新闻看看。而且我不买茶王,买其他的,我现在就喝着上好的班章,它也不至于跳起脚的涨价吧。

我知道普洱茶茶友们对神秘茶山的向往,对茶山一日游的兴趣会日渐高涨,但真的没有想到会如此暴涨。茶山的铺位,包括茶农家的铺位也成了一铺难求。同志们上茶山不管三七二十一,看到晒茶的簸箕就抱在怀里,一副随便你开价多少钱都给你一样,真的开始了抢茶现象。普洱茶不仅要看它的出生,制作工艺也是相当重要的呀,这样的道理谁懂?

选茶十几年,这一项工作是越来越难。之前选茶只需要品,只要茶在炒制过程中的火候不是那么过分离谱就够了。后来,选茶还是要品,但品的是有无拼配少量的小树茶。再后来,选茶要品出普洱茶的山头……我觉得凡事得有个度,这样乱下去的底线在哪里呀。十年前的麻黑拿出来是人见人爱,可现在的呢,我们已经有三年没有敢去碰麻黑原料了,虽然也喝了不少的样品。今年选景迈茶也选得我快崩溃,最后,我们慕茗来茶馆花了大价钱来做了一款普洱茶。可是,明年我们又该怎么办?

收茶季节上茶山的人越来越多,茶农们会越来越迷茫,迷茫地丢掉了传统的手作工艺,迷茫到是该去采茶呢还是该在屋里接待各位远道而来的大神呢?迷茫到最后,谁还亲自做呀,请人炒茶,用机器来炒茶,远道而来的买茶人也上锅炒炒,管他大树小树,古树台地,都一锅炒了,反正上茶山的人是见茶都买,还管那么多干什么呢?每每想到这里我就会有一种忧虑。

我们换一个地方聊聊,已雅安为例,川茶最重要的产区,很多老树茶园荒芜无人看管,茶树旁边的灌木都有一人多高,农民守着几十亩老树茶园穷得叮当响,看着茂盛的茶园无人采,因为此茶园的根本就与众所周知的茶园不一样,从采摘上就不一样,茶叶集体发芽的时候无人采,只有两老口采一点点做来自家喝,其余的只有眼睁睁地看着芽头慢慢变老,变柴。

我想问:上茶山买过茶的人,有几个是正确对待了茶的?各种故事满天飞,不管茶的好坏,只要故事新颖,吸人眼球,价格前面加个1,后面加个0又怎样?我作为一个爱茶人,只有静静地看着你们,无能为力,试问乱到哪里是个头?我只有等,在等待中,在乱市中,找我要的那泡好茶!